誠
2019年9月
还依稀记得一个临夏的夜晚,月色撩人,两个人坐在小公园的长石凳上,你躺在我怀里,看着我的脸,傻里傻气的问我说:“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了怎么办?”我笑着说:“不会的,我们永远不会分...

in 随笔
还依稀记得一个临夏的夜晚,月色撩人,两个人坐在小公园的长石凳上,你躺在我怀里,看着我的脸,傻里傻气的问我说:“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了怎么办?”我笑着说:“不会的,我们永远不会分开,就算哪天你真离开了我,我也会再把你追回来。”事实证明你是对的,我错了。曾经多么相爱的两个人呀,现...

阅读全文

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观潮节,不过今天是星期天,所以差不多人才是最多的一天。一大早就骑着我的小毛驴去盐官找闺蜜。结果她傻乎乎的,两个人就站在红绿灯的对面,我又是挤眉又是做手势她看...

in 日记
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观潮节,不过今天是星期天,所以差不多人才是最多的一天。一大早就骑着我的小毛驴去盐官找闺蜜。结果她傻乎乎的,两个人就站在红绿灯的对面,我又是挤眉又是做手势她看见我之后愣是跟没看见一样,还是下一个绿灯我又跑过去拉她过来。两个人晃晃悠悠荡了半天,她脚后跟还蹭破了...

阅读全文

雷姆
拉姆